Feelings about LOOKING

【整理Evernote翻出来的旧东西,这是去年五月第一次看LOOKING时的感受,过些天重新看,到时候看看会不会有不同的想法吧。】


    Patrick比他自己想象的要复杂。但这也正常。人都是复杂的。现实三次元里的人,没有像迪士尼人物那样简单如一张纸片的人格。所以我接受并且喜欢着他的自私,因为这太真实了。


   我想知道家的意义对于Patrick来说到底怎样。

    曾经的家,他或许害怕它。

 

    我想他在第一次来到旧金山,看着繁华夜景时,他在对自己说无论如何要留在这里的时候,他心中是不是因为想要逃离。他要逃离一个他熟悉的环境,因为在所有熟悉的人的审视下,他觉得别人的眼光会给他带来无穷的压力。他害怕被认识,作为一个gay来认识。他想要去开始新生活,在新的环境下,没人知道他以前的样子。而旧金山是个包容的地方,就像夜晚的黑暗遮蔽了一切纷乱,只留下闪烁的霓虹灯,看上去美好如梦境。他在这里重新开始,他希望摆脱那些来自与原本的身边的人的压力。熟悉的人的眼光对他的影响比他自己预计的要大得多,他怕被压垮。他想逃离的是那个熟知自己的环境,逃离那些熟知自己的眼光。到一个没人认识他的地方,带着现在重新开始的自己时,仿佛带着的是自己的本初,然后安静地生活。

   

     Patrick的每一个决定其实不像是慎重做出的,倒像是一种自我逼迫,他想知道该怎么做可又得不到答案,于是他就着急地把自己推进这样的情景里,让它成真,然后看自己是不是能够做得下去,走得下去,看自己是不是真的想要这样。

    像Richie说的,Patrick其实很脆弱。他把他对Richie做出的事怪罪给了他妈妈,他觉得是妈妈的压力使他审视他人带着与妈妈相同的眼光。但事实上他这样在意别人的看法是因为他极其没有安全感,对于自身,甚至对于自我身份认知。在最初,他虽然能够对外坦然承认自己是个gay,但在家庭面前时他对这个身份仍是不自信。他无意识的情况下仍无时无刻不再感觉这作为一个gay所要经受的家庭压力。这个身份让他没有安全感。他想证明,对家庭对朋友对全世界证明自己有能力谈一场恋爱,可他自己也在怀疑。他喜欢Kevin,他甚至爱Kevin,当他躺在愿意在Kevin身下的时候,他撕掉的是自己心底对自己的那一丝不认同,心甘情愿地完全将自己交付给他爱上的这个人。他无疑给予了Kevin他对谁都没有给过的为所欲为的权利。他对Kevin不能说再开始时没有期待,事实上这种期待或许从他们相遇的时刻就在他的心底滋生蔓延了。他们最初在一起时,某些时候他并没有在Kevin的身上得到这种能够让他抵抗他的压力的强大的安全感,他对Kevin的爱是激烈的,起初有些飞蛾扑火,他享受着这种一刻极致的愉悦,无论肉体还是精神。Kevin像是他的阿司匹林,麻醉作用一时,在他们拥着彼此相互摩擦时,激情在他们交缠着达到的高潮中升华,但并不能喷薄到填满两个躯体分开后的那些道德每时每刻拉扯出的距离。Kevin是个极好的情人可他却没能在最初选择交欢时给予Patrick心底希望着的潜在的安稳,偷情给不了Patrick抵抗一切的力量。他需要安稳,需要被爱,完全的被爱,有点类似于Richie带给他的,但不同的时他对Kevin期待值和付出要求着他得从Kevin那里得到的要比从Richie身上的更加多。

    所以顺理成章Patrick希望能够有个未来,他希望是跟Kevin的。他的确需要一个精神上能够支撑的伴侣,他们在一起是Patrick的未来,如果只是Patrick自己,那么他则看不到自己是否有着未来。就像万圣节晚会,他做出这样丢脸的举动,当他见到Richie和新男友在一起,而Kevin和Jon也一起出现。他觉得极其孤单,没有依靠。他觉得自己做什么都不对,他觉得自己在被藏在阁楼的玩具,全世界仿佛都是完美的自己却游离其外了。于是他举着话筒大声向大家说着浑话让每个人都知道他这个人还在,来宣泄自己仿佛被遗忘了一样的难过。他缺失的安全感像是他见到Kevin和Jon在一起那样强烈地跳出来挑战着他的心理防线,让他觉得自己糟糕的一无是处。他甚至在和Kevin分手的时候装的没事人一样,这几乎是他用力拉上的对完全暴漏的伤痛的最后一层对外防线,而对内而言他的伤口赤裸地剧烈疼痛,但这都他自己一道道划上的。他觉得自己可以承受这些,但他还是高估了自己。他不是潇洒的人,他是个粘人的需要爱的小孩子。面对想要的东西他还是也装不住了,厚着脸皮贴到橱窗上向店主祈求着那块蛋糕。

    Kevin是个好情人,可他是否是个好爱人很难说。情人与爱人的区别在于情人只需要在他短暂的片刻爆发给你无限的激情,让你沉醉得想将无限的时间压缩重叠至这永恒的一秒,让所有的情欲像烟花般绚烂的在瞬间燃尽。但爱人全是泉水般淙淙流淌着滋润着生活中每一秒每一个瞬间,清凉温润绵延不断。

    最可怕的事情就是K与P的爱情观并不相同。爱情观不同的两个人真的可以在一起吗?如果是这样那么改变是在所难免的。Patrick这才发现为了逃避家庭的剧变,他再次把自己推进了他不知该不该就这么快涉足的境地。可是他本就脆弱,家庭这个控制着他限定着他却也能让他觉得至少某些方面仍是他的安全角落的地方随着父母的分开而崩塌。他妈妈说的话难免也影响着他。她说如果一个人让你快乐,并且你也想跟他一起,那你该不该这么做?Patrick的妈妈这么做了。所以Patrick在慌忙寻找失却的平衡,于是也试着这么做了。他急切地把自己推向了Kevin,他希望能在他那里找到让他从惊慌失措中冷静下来的力量。可他毕竟太着急了。他的这一次自我逼迫虽然不见得是他本身不愿意,可是存在的外界压力太多,如果问他真的完全准备好了来说出那句“我愿意”吗,我觉得他并没有。他只是需要个地方,需要一个人,像毛毯一样包裹住他,让他觉得厚实,温暖,隔绝掉外界的一切,安静地睡一觉就好。而Richie在那,他总是这样的港湾。

    所以最后他来到了Richie那里,他觉得自己一团糟。剪掉了头发,像是要遗弃什么,重新开始一样。可他要遗弃的是什么?是Kevin还是自己的观念?是选择原则还是爱情?



    原谅我干瘪的思想和狭窄的灵魂只能把角色解读地如此泛泛肤浅,可是这是我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看的最动情的一部剧,我甚至为我身处戏外而感到难过。它太真实以至于我希望它就发生在我的生活里,这些形形色色的朋友和他们各自不同但又不乏共鸣的爱情。我觉得我爱他们,就像爱我的朋友一样。






评论(1)
热度(7)
 
 
 
 
 
 
 
 
 
© Zeta Little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